过 年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尊敬的访客,欢迎您访问湘西州人民医院网站,我们一直在关心您的健康!为您的健康服务!

地址:吉首市乾州世纪大道与建新路交汇处

邮编:416000

总值班室(新院):
       0743-8222417

总值班室(老院):
       0743-8222417

院办公室:0743-2110288

医务科:0743-2110060

宣传科:0743-2110173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医院动态 » 杏林撷萃 »

过 年

 
      我国民间在除夕这天有守岁的习惯,俗名“熬年”。守岁从吃年夜饭开始,这顿年夜饭要慢慢地吃,从掌灯时分入席,有的人家一直要吃到深夜,这一习俗至少在南北朝时就已经开始了。其实,人们守岁的习俗,既缘于对如水逝去岁月的一种惜别留恋之情,又有对来临的新年寄以美好希望之意。
      小时候家里穷,几兄妹抢着吃了这一年最好的晚饭后,因为天冷,茅草屋挡不住寒风进袭,兄妹几个为了取暖总是紧贴在父母身边围着火坑箍成一团,听母亲讲梁山伯与祝英台,牛郎与织女等古代爱情故事。除此外,现在回忆起来,那时几乎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让我们难忘了,对“守岁”更是没有一点概念。
      盼过年,并不知道什么叫“守岁”。只是觉得到了过年这一天,当家家户户炮竹燃响的时候,我们家也会燃起炮竹,父母好歹会多加两样菜,给我们弄一顿年夜饭,这餐年夜饭是一年中最为丰盛的一餐饭,纯白米饭,有油有肉,还有母亲为使菜碗里多一点好吃的东西而专门做的糯米小饼(先将小饼用锅煎成两面黄,再和猪肉一起炒)以及还有其他平时不曾吃到的东西,即使不能和富裕人家的大鱼大肉(腊肉)相比,我们兄妹几个仍然觉得有盼头和满足。一餐年夜饭,一碗质量不算好的肉荤,让我们能深切地感受到父母给我们的满满的爱,觉得这一天过的好幸福。
      年年有年年年过,左邻右舍各不同。每个人对过年的要求不同,幸福指数也就有所不同。对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来说,不需要知道这年是怎么来的,最低需求只是过年这一天能有一碗大米饭加上一餐猪肉,至于这些东西被我们狼吞虎咽吃下去后,导致肠胃不适而腹泻什么的,都不是我们需要事先考虑的问题。
      记忆中,我家从来没有养过一头猪能在在过年时把它杀了,然后熏制成腊肉供全家人享用的。偶尔年份,父亲如果兜里有钱,会在年前提前一个星期买上1-2块盐肉挂在灶头熏上几天,到了除夕这天煮了吃时勉强算是腊肉。多半年份都是父亲在年前上供销社买一点指标盐肉拿回家,供一屋大小七口人吃上一餐,也算是过了个年。这种用盐提前腌制的猪肉,既没有新鲜肉的清香更没有腊肉的醇味,但对一个常年没有肉吃的家庭来说,确实是珍贵的很,更难得的是父母在年关对自己子女的一番无奈的爱心和苦心。
      我是一个馋嘴之人,小时候也不懂什么叫做忌讳,闻到隔壁姨母家腊肉的香味,常常忍不住会端着碗到她家里夹上两块来解解馋。现在想来,那时的我真的就像一个叫花子般,吃“千家饭”长大的。当年那种穷得连大米饭都吃不饱的经历已经深入到我的骨髓里。
      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,肉类食品天天有,每天都像当年过年那样丰盛,以至于到了过年这天,年味已渐渐地淡了下来。人到55岁,虽然暮气横生,但尽力孝敬90多岁的姨母的念头始终没有减退。但凡自己只要有机会,我都会抽空看看这硕果仅存的曾经给了我许多母爱的大树,反哺成了我们下一代报亲恩的最好方式。